ISSN
国际华文作家协会主管
山西海西音乐文化艺术研究院主办
用户中心

2 年前「华协」[秘书长] 童小汐 作家诗人画家书法家 阅读(2.4K+) 评论(0)

童小汐:致曼姨(书信)

童小汐

曼姨好!如握。

自西宁辗转收到你寄赠之皮草一件,另有先贤遗墨若干,尤爱影印件《杜工部集》、孟拓帖《洛神赋》等,犹有墨香,如获至宝。本待落脚方欲赠画以作谢,又随先生出游而未遂愿,稽延至今,故实为此耳,抱歉喔!

信中详述我已尽知,欣慰何限,我处近况无异,犹知你之心情高洁,所云网络之事,颇为惊讶,凡常琐碎焉能不胫而走,竟为你所闻?请勿笑,我每日俗冗纷杂,无暇理会。

先生依旧,旧友暇辄造访,豪于饮。先生于我之学业时加考严,并宽程期,意以俟“优游”之化。幸我夙夜苦学,终获小成,先生曾赞我文风苍古,自有奇气。诸多作业,不堪重负,常以为此甚非是。先生心如压以石,盖恐我坚执不舍,必致影响学业。昨日又被先生管制网络,恐我亦复不能以礼处人,于仁智之学,颇为关系,恐我省不无类此者,故厉言斥责,特为通论知之于我,明切以作晓示。故,我平日敦诗说礼遵圣贤言,习以性成,可谓静由定得,自在乐学,愉悦度日。

曼姨之言甚是也,“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”,而我尚年少,肆力于文艺之学,见识尚浅,安敢有风雅之望,实于其一途尚有距离,皆因赋性愚钝,险又为虚名所误。自设媒体以来,烦恼于无话语权,纵然万言千语,无人过目,故从友策划行之,“炒作”而已,断无你所问是否“抄袭古诗”发表于报章或书籍、杂志,便是电子刊物,也未曾有过。焉有连下二十篇余古诗公然发表者也?为恶者无恶不作,全无良知可言,唉!无知宵小之辈,何足论哉!我自一眼看破古今天,许多皂白青红于我如浮云。只是先生常训示云:“君子有风化之责也。”国人中卑劣者多也,自不多言,因多卑劣伤我风化,故我不可不从先生言,负启蒙之责任,故一年来未敢“独善其身”,盖为此也!未料些许聒噪竟传之你处,即使梦中也未想到,况此般情形,非我心中所期,曼姨之所问,大致如此,曼姨之所言,使我获益良多也,你望我今后落落矫矫,是也,此亦为众亲之所愿矣!

曼姨问我们何日北上,汐不知也,出外行走之事,全凭先生定夺,如有暇,自与你联络相会,与你畅谈何幸如之。

中秋之后先生未有外出之意,窃引以为憾,地方又忙于考古事,昨日闻先生发现断碑一块,确定遗址一处。省文物局会同人来研究,进展皆顺利。我曾孤身去看先生,因不识其处,徒步问路,迳行甚久,也未达目的,又询之路人为指点,却在山腹间,大路距山且远,只有一带阡陌小径,车不能行,徒步则三四十里开外,无奈乃折返。翌晨央求先生终乃成行,乘车前往,亦不觉困惫。收获颇丰,犹晚宴令我欢喜,席中多人有诗,才华横溢,不禁艳羡。唯一憾事,乃众人皆大醉,我不及诗而赋,归矣。翌日,陪先生对弈、杂谈,晚餐各饮酒一杯。平日生活,概莫若此也。

曼姨问及师姐,皆好!彼今年绕廿二岁,知诗书,通书画,颇有文艺之气味,金秋入大学三年也。彼善于谈论,令人可爱,彼暑假曾来常住,与我作伴,闻其于艺术学问之见解,颇有所得,与之谈论亦顺畅,多令我捧腹,甚为可喜。又一事,彼曾问先生将欲弃表演学而从文,先生令其专于经学实业,仍记先生斥其曰:“从文皆务虚之事也,如我经济之困苦,人到中年,越发悲哀……”哈哈!故彼欲改途复往学也。彼近九月初时乃往学校,至今常有联系。

下午闻网友告知,有鼠辈诋毁我发表报章之短篇《玄学先生》,竟然对编辑发于我校对之样报说三道四,校对完毕又复回编辑,至今尚未见到当日正刊。而此,却皆被鼠辈曲解加语,加以攻击,真是嘴脸之丑陋实为可憎!小说为文学,乃为虚构事,若云封建或迷信之定义,实为文盲见识,无知之极也。

今天先生领我与白银诸学者座谈,一切安好。会中听前辈说《老子》一篇,方知为研究《道德经》,我就先生所言尽皆细听之,有笔记为证。哈哈。

伫立窗下薄暮,回复曼姨,此刻万感交集。多谢曼姨之关怀,然岂敢仅道一句“多谢”以了之之意,汐之情意,曼姨可知?

此复并候近安!

童小汐

于银川市

2021.9.27

截图二维码,下次投稿不迷路


分享转发:

责任编辑:吕媛依
4 ¥ 打赏
本网(海西文学网)为《青海湖诗报》、《青海湖诗刊》、《华文作家月报》纸质刊物的选稿窗口,作者可以自由创作和投稿,除人工审核推荐的作品外,皆为作者自由投稿,未经编辑人工审核,由系统自动审核发布,其作品内容不代表华协立场和观点,其作品质量仅代表作者本人的创作水平,也不代表华协旗下所有网站和刊物的编辑所认可的创作水平。著作权说明

评鉴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立即登录   轻松注册

打赏作品

支付宝扫一扫

支付宝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