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SN
国际华文作家协会主管
山西海西音乐文化艺术研究院主办
用户中心

2 年前「福建分会」 王仁爽 诗人 阅读(2.7K+) 评论(0)

雨落

王仁爽(辽宁)

星期天本想睡个懒觉,肠胃叽里咕噜在抗议,哎!没睡懒觉的命,起来吧。

外面的天一直在下雨,天色阴阴的,朋友圈里都在晒那“哗哗”的雨声和遍地的积水,都在抱怨这雨怎么下个不停。

我 坐在临窗的书桌旁,泡上一盏茶,捧起一卷书,听着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,像是弹奏一首悦耳动听的小曲,原本浮躁的心逐渐平静。

看窗外,满地的水泡泡在跳跃,行人们打着伞有的慢吞吞,小心翼翼的走着,生怕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衣服。有的急三火四的,大步流星的往前走,全然不顾脚下的水溅起多高。

远处四五个孩子披着塑料雨衣在雨中嬉戏,公交站点只有那么几个人,不讲公德的车辆在行人面前呼啸而过,身后是满身汤水的愤怒的人们。

天色越来越阴,整个天空仿佛被拉上了一匹黑幕。紧接着雷声一声紧一声,闪电一道胜似一道,树上的叶子慢慢动了,风越吹越大,整个枝头开始猛烈地摇晃。

一阵电闪雷鸣过后,雨水骤然加大力度如瀑布般从乌云夹缝间倾泻下来。瞬间,街道两旁的水道都溢满了。整个街面的水狂涌,除了几拨市政工程工人在雨中疏通管道,街面儿上一个人都没有。

雨一直下,屋子里还是有点闷热,空气中也弥漫着股潮湿的味道。心里又莫名的烦躁起来,又忍不住牵长了耳朵,去听雨声连连,仿佛已经置身于那片天地雨帘,雨珠铺天盖地而来,打落烦躁,只剩宁静,仿佛天地,再无忧愁,唯剩我一人而已。

但也只敢,想象在雨里。 以前喜欢微雨,喜欢在雨里,光着脚丫,微扬着头,感受丝丝冰凉钻进毛孔,留入心底,一片安详而喜悦。

仿佛雨,有种神奇的力量,可以让整个人,变的宁静,心中没来由地有种甜蜜,悄悄地扬起嘴角。只是慢慢老了,却没了那份心境。

午后 ,雨渐停。太阳急不可耐的从云彩中爬出来,被彩霞染过的云朵,骚首弄姿,明艳着自己。

路上的行人,车辆多了起来,蝉声又起,房屋树木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……

现在,我躺在床上,正敲着这些文字,想像键盘的敲击声就像雨落,一下,一下,滴答,滴答,哗啦… 也说不上是什么心境,只是觉得,应当纪念一下。纪念什么,也不知道。

雨无回收,事无回头……   继续往前走吧,既然要做,那就要要做到极致。但文字还是如雨一般随性,随心,有些如野草蔓生,不加修剪,虽欠缺着意义,倒也有些值当。

截图二维码,下次投稿不迷路


分享转发:

责任编辑:吕媛依
6 ¥ 打赏
本网(海西文学网)为《青海湖诗报》、《青海湖诗刊》、《华文作家月报》纸质刊物的选稿窗口,作者可以自由创作和投稿,除人工审核推荐的作品外,皆为作者自由投稿,未经编辑人工审核,由系统自动审核发布,其作品内容不代表华协立场和观点,其作品质量仅代表作者本人的创作水平,也不代表华协旗下所有网站和刊物的编辑所认可的创作水平。著作权说明

评鉴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立即登录   轻松注册

打赏作品

支付宝扫一扫

支付宝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