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SN
国际华文作家协会主管
山西海西音乐文化艺术研究院主办
用户中心

2 年前「山东分会」红河布侬 阅读(1.4K+) 评论(2)

响指背后的荒凉

红河布侬(广西)

“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

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

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

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……”

蔡琴打着响指,美妙女中音将《张三的歌》演绎得如泣如诉,歌声如水缓缓流淌抚慰着向往自由美好生活,向往远方却不想独行天涯孤旅的每个灵魂。

“我们一起启程去流浪

虽然没有华厦美衣裳

但是心里充满着希望……”

这是作者的愿望,也是歌者的愿望,愿望其实也仅仅是愿望。

这首歌曲成为1986年出品的电影《父子关系》的主题曲,充满生命力带有满满正能量激励了很多人:在遭遇生活艰辛和不确定因素时,带着希望坚强勇敢去面对。

歌曲创作者张子石曾经是才华横溢的乐器行老板。在写这首歌时,刚在美国办理完离婚手续。当年为圆美国梦,他让太太和友人假结婚获取美国绿卡,结果弄假成真,最后只得孤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在异国他乡流浪,颠沛流离,饱尝辛酸,并在2001年身患重疾离世。

歌中的“张三”并非仅指他自己,更代表着所有像张三李四那样的小人物,张三和李四就是身边的你我他。

而做为歌者的蔡琴,歌声总是柔情里透着些许轻盈并和着淡淡的忧伤,宛如她那张在短发中知性俊俏的脸庞上,眼神明亮美丽却布满忧郁令人难忘。

一直觉得,打响指是代表鼓励,而用在音乐中应该是表达情绪愉快。然而,谁人能真正了解,蔡琴打着响指歌唱背后的人生荒凉?结束十年婚姻后,对方给的结论是“10年感情,一片空白。”虽然她回应,“我不觉得是一片空白,我有全部地付出。”但所托非人,十年情感终究错付。得知前夫辞世当晚,她在家中大哭,体验到生命短暂,“早知道他生命这么短暂,我愿意早点跟他离婚,放他好好享受他的生命”。

尘世间行走一趟,我们都只是张三李四,默默品尝着凡尘间的各种烟火况味,伤了痛了自己舔着伤口继续前行。

2021年,有一阵子我特别害怕在傍晚下班挤地铁时接到电话。8月和10月,在人潮汹涌的地铁站,下班时间我接到两通电话均是噩耗。

一次被告知一个大学同学去钓鱼,甩钓竿时挂到高压线上,意外身故。他多年两地奔波,刚刚调到妻子所在的城市一起生活,没过上几年安稳日子就走了,儿子还没上高中,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另一次是被告知一位故人通过“水滴筹”,申请筹集10万元来应对癌症手术费,三天筹不到2万人先走了,一生奔波在外,临近退休年龄,才回来与家人团聚。

吵吵嚷嚷人群中惊闻噩耗,我瞬间腿软乏力,好想停下缓一口气,可这世界太过拥挤,连下蹲悲伤的地方都没有。人生就是这样,总会有亲友不断离去,早晚的事,最后总得独自承受着人生荒凉,然而再荒凉,也会被时间裹挟着往前走。

希阿荣博堪布在《次第花开》里说,“人生里,其实除了生死,其余的都只是擦伤罢了。”

既如此,不如打个响指,把人生荒凉甩在身后。将所有酸甜苦辣打包,塞进树洞,交还给岁月,大树会将它们输送回大地,尘归尘土归土。

突然想起腾冲猫哥的一句诗,“人生虽好,来世不一定想来。”

人生哪怕再荒凉,也要打着响指歌唱,把余生过好。

“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

看一看

这世界并非那么凄凉

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

望一望

这世界还是一片的光亮……”

截图二维码,下次投稿不迷路


分享转发:

责任编辑:吕媛依
5 ¥ 打赏
本网(海西文学网)为《青海湖诗报》、《青海湖诗刊》、《华文作家月报》纸质刊物的选稿窗口,作者可以自由创作和投稿,除人工审核推荐的作品外,皆为作者自由投稿,未经编辑人工审核,由系统自动审核发布,其作品内容不代表华协立场和观点,其作品质量仅代表作者本人的创作水平,也不代表华协旗下所有网站和刊物的编辑所认可的创作水平。著作权说明

评鉴[2]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立即登录   轻松注册

  1. 1楼
    诗凝

    我们一起启程去流浪
    虽然没有华厦美衣裳
    但是心里充满着希望……
    歌声悠扬,心随之飞到了远方,给心灵来了一次疗愈......

    诗凝中国 2 年前登录以回复

打赏作品

支付宝扫一扫

支付宝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